落楓之墨

這裡是墨楓
灣家人
一個低調的全職廚
苦逼的學生
覺得人生失去希望

【他空】獨佔欲

半恶魔人他月X猎魔人空
他月黑化注意
文笔渣OOC慎入

蝉声大噪,晴空万里。

夏日的天气闷热得厉害,前方传来的说笑声让不平静的内心更加躁动。

站在柏木空位子旁边的,是一名少女和一名少年,少女是同班的茂木朝,而少年则是隔壁班的立秋大地。
这是柏木空因为上一次的猎魔人实习而认识的新朋友。

少女清脆的笑声和少年兴致高昂的谈话声十分刺耳,柏木空微笑回应的样子也非常令人不悦。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橘发少年的脖子。

尚显纤细的脖子皮肤白皙细腻,因为天气闷热的关系,泛着红潮,而一绺绺的发丝被汗水黏在那处皮肤,吸引人凑上去。

啊啊,好想啊,好想要——好想要一口咬下去,暗红色的血液流出来,蜿蜒...

【他空】夏日祭典

我把魔手伸向小木乃伊了2333
太想吃粮结果只能自割腿肉虽然腿肉不好吃
强烈安利这部番啊周指活系列!!
写到后来发现他空因素很少滚去一旁哭
欢迎他空的夥伴勾搭(*´ω`*)
文笔渣OOC注意

受到山田先生的邀约,四个少年少女一同前去妖怪们的祭典。

上一次的妖怪祭典中留给他们的惊吓大于玩乐,初体验如此令人心惊胆战山田先生自认也有责任。

毕竟没有人知道土地公的招待券可以延迟那么久。

空知道茂木和大地应该会兴高采烈的答应,他们两个很喜欢这些新鲜的东西,但麻烦的是他月。

从以前他就表达出自己对这些别人看不出来的神奇生物抱持着疏离感,他本来就不是拥有好奇心的人,看到了也装作看不到,可尼只是一...

【貴月】算無遺策 三

这系列的最后一篇
其实原本计划中有一个表哥视角的番外,但emmmm……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就是了
又是一个OOC的足以当作黑历史的系列(;ω;)
感谢大家(其实并没有人)的期待,又平完一个坑了(倒地

(聽說有敏感詞不讓發但是我根本沒寫什麼啊(黑人問號. jpg))

放微博吧評論收

【貴月】春來雪消融

身为墨·亲妈·小甜饼专业户·枫,怎么会不出甜甜哒的HE番外呢?
依旧文笔渣,观看愉快。

夜渐渐深了,原本三两待在大堂里的人一个个回到自己的厢房里休息。

而东方月初还留在原处。

还未到子时,这个约定的日子还没过,他不可能会离开这个方寸之地。

壶里的碧螺春已经凉透了,而他一口未动,小菜也凉了,盘缘浮起薄薄的油,而那盘桃花糕则是少了一半。

他可以感受到那名小二一直在观望他,自从听到他的传言,那位本来会与他插科打诨的机灵小二便吓得跟鹌鹑一样,不敢靠近。

不过都过了十多年了,那段意气风发、做事全凭喜好的日子早就已经模糊不清了,而造就这一切的...

【貴月】離人未歸,風雪依舊

各位我!回!来!啦!
产把粮,看就知道是刀子
考完学测回来浪啦,祝福我可以考上大学吧。 (可能有点难( ;∀;))
虐表哥惯了,来换换口味,虐东方方啦!
武侠paro

关外的冬天,风雪残虐。

王二是关外一间客栈的跑堂小二,在这种大雪封路的天里,客栈内的人寥寥无几,正两三坐在大堂里,占大半数的外族人大口大口喝着烧刀子,吃着荤腥的硬菜,大声用番邦语交谈;而中原来的江湖人聚集在一个范围内小声说话,不时以难以忍受的眼神瞪着吵闹的蛮人大汉。
关外时常看到这种场面,王二也习惯了,不过今天不同,因为他记得,在这么一个与昔日相同的日子里,会有那么一个人,在同一天,同一时辰,独身一个人来到这里。

不...

【貴月】夢回

很久没出现,摸个小段子
设定是贵月自小认识,东方被妖所杀,王权自愿成为兵人
刀子使我愉快
OOC注意

满天血雾下,那双浅色眸子冰冷无情。

收刀入鞘,王权富贵踏过地上尸首残肢,土黄道袍下摆沾上的鲜红渲染,越显狰狞。

回到住处,王权富贵脱去道袍,自己去打水清洁。
成为兵人已有数年,在将王权家之威名传播出去的同时,也同样令王权家族人所惧,谁也不想伺候这位煞星,平时若是无事,连院子门口那条通道也鲜有人经过。

王权富贵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已经不在很久了,现在的他不过一具空壳,旁人的喜欢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今他活下去的力量,只在于每次的入眠罢了。

又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每夜梦回,总是在...

【貴月】糖果屋工作日誌 2

一个突发的续
恭迎我们许久不见的小A
继续吐槽流和满篇脏话
没有逻辑,继续ooc和通篇胡扯

4.
嗯,又是我。
边缘路人店员A

自从多了一个股东后,我觉得每天的打工生活是如此的漫长,为我的忍耐力和自带墨镜的能力得到成倍的升华。

啊,今天的我依旧好想辞职。

可是那个无良的老板直接驳回我的奢望。

「你付的起违约金吗?」
一句话瞬间将我的幻想打碎。

卧槽当初不知道是谁用三寸不烂之舌和重金利诱,在我上完三个小时的微积分脑袋昏昏沉沉的时候忽悠我迅速签下契约,当我回家后仔仔细细的看清楚契约书上面那高额的违约金之后已经太迟了。

那违约金TMD的是我干这里一年的薪水啊!

卧槽这种...

【紀錄】社刊:破曉 奇異之歌

「听说了吗……前面那个村子出现吸血鬼了!」被刻意压低的音量从隔壁桌传来,没发现坐在墙角的人影微微动了动。隔壁桌的佣兵或许是太过自信或是没有注意到墙角有人,继续跟同伴说:「我听经过村子的佣兵说的,他还有看到!就跟传说的一样,人都被吸干了……」

见佣兵越说越激动,同伴制止了他,隐晦地瞄了墙角将容貌遮住的斗篷人影,同伴劝他:「你也小声点。你别想了,我们普通人是打不过吸血鬼的,就等驱魔师或神父来吧。」之后两人的交谈就细不可闻了,不过人影已经得到想知道的资讯,如同鬼魅离开酒馆。

一踏进村子,风中隐约传来的血腥气让阴影下的眉头微微皱起,还有如同标志的吸血鬼的臭味……。

「那个……请问旅人来到我们这个...

【紀錄】社刊:幻境 仰望星空

「训练结束,总计消灭时族共一百三十名,机甲左臂断裂,机甲本体受损程度百分之五十六,在预定范围内,本次测验完成度100%,总分84.76,分级S。代号D258,训练结束,柳凛然上尉,辛苦了。」精神舱的顶部缓缓掀开,柳凛然瞇着眼适应天花板上亮得刺眼的白光。

「凛然,辛苦你了。」熟悉的声音说,眼前的光被人挡住,有人伸出手把虚脱的柳凛然拉出精神舱。刚经过一场激烈虚拟战争的青年坐到一旁揉着额角,在看到好友后感觉头更痛了。「莫凌,你是不是又加强我的训练强度了。」

眼睛盯着光屏等待数据跑出来的人头也不转,不负责任地耸肩:「反正你也完美地完成了不是吗?」

太过理直气壮的回答让柳凛然无言地转向另一边:「你...

【紀錄】社刊:夢途 小雨潤如酥

我真是不會分段〈Orz


阴雨绵绵。

一座杳无人烟的山林里,一栋破旧的茅草屋静静矗立在微暗的深山,杂草丛生。一人身着蓑衣,头戴斗笠,见到茅草屋来者露出如释负重的神色,勾起唇角。毕竟在一个太阳即将下山的山中,有地方住总比露宿野外好。

那人推开老旧的门,屋内略为凌乱也有些灰尘,但不知是不是有人曾在里面住过,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他找到火柴,点亮蜡烛,昏黄的烛光映在一张俊雅的脸上。男子将一直护在胸前的行囊拿出,翻出一条帕子擦擦脸上的雨水,山中的雨虽说不大但也不能算小,能将一个人从头到脚淋湿,幸好他一直将行囊仔细遮好,里头的衣物和干粮才没有沾湿。那人不顾地上的灰尘会弄脏作工精细的外衣,坐在...